您的位置:幸运赛车计划 > 网站首页 > 海底舰队

海底舰队

2019-09-16 00:33

一天,滓矢中尉浏览我们正在绘制的地震波测定图,很满意地点着头。 “很不错嘛,看来你们渐渐熟悉工作了,现在给你们看看新的东西吧,” 津矢中尉一边说一边从公文包中取出黄色塑料容器。 “地震预测的关键是观测,如果可以观测到海底下数百公里的地震波的话,那么,就可以正确地预测在海底城市发生的地震。这是我们地震学家长期的理想……现在,终于实现了。” 津矢中尉打开容器,里面装着长60厘米,直径5厘米的圆筒形机械。 “这是地球探测器。这个地球探测器是为探测地壳探处制成的观测机械。它的头部附有原子能钻头,周围放置理想物质薄膜.内部由敏感度优良的观测机械和音渡发信机组成。” “理想物质薄膜虽承受着地层强大的压力,保护着地球探测器,但同时却妨碍了观测机械的工作。因此,把它设计成理想物质薄膜能分秒钟自动地张开一次,每次张开十分之一秒。这样一来,既可以保护地球探测器,不被地层压力压碎,叉可以探测地层深处的情况,甚至一直探测到震源深处。有了这种新机械。我们就可以避免重演海底城南西诸岛的悲剧,” 津矢中尉笑着对我们补充说,“两个星期的训练时间结束了,你们明天可以外出了。” 忽然间,哈雷大声地叫了起来:“中尉先生,这句话是我等了好久的啦。我的父亲……” “我准备在明天十二时发给你们外出准许证。解散。”津矢中尉说道。 我们马上回到三千公尺以上的基地,走进食堂。这时候,波普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,不久,他回来了,脸色很差,不过,我没有怎么介意。 吃饭时,哈雷叉吹嘘他的父亲。而波普却一声不响低着头吃饭。 回刭宿舍后,我为明日的实习做准备。哈雷给他父亲挂电话,而波普却不知哪里去了。 我检查着自己的超微型地震计,发现有些错乱现象,这样一来,明天的实习就不能用了。为了换个准确的,我去装备品储藏室。刚走出宿舍几步,就见到波普和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男子在低声交谈。 那人是个中国人或马来西亚人。波普好象正伸手交给他什么东西。当他觉察我来,马上改变态度,大声蝎道:“啊,你打算怎么样?拿我的书去哪里?” 那矮小的男守卫员见到我也吓了一跳,大声惊叫起来:“不,没有!没有拿你的什么书!” “什么事?”我走过去问道。波普依然瞪着那矮个子守卫,说道:“这家伙偷了我那本科兹博士的书!” “科兹博士的书?” 他指的是科兹博士的《海底地麓学原理》,那是我们读的一本教科书。 “波普,你那本书不是让哈霄借去了吗?我的确见到哈雷拿去的。” “哈雷?……是吗?……”波普耸了耸肩,嘟哝着对看守说道:“好,明白了。还不快滚!” 我回到宿舍.果然没错,波普的书端端正正地放在哈雷床上的搁板上面。 “看啊!”我指着书说。 渡酱点点头说:“我想起来了。”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 我一边想着波普的事,一边去装备品贮藏室,想在那里搜寻微型地震计,然后检查地球探测波器。 地球探测器通常装在一个防潮的箱子里。见到那箱子,我不由想起波普奇异的举动,走去打开盖子。 “空的!” 不知是什么时候,地球探测器竟失踪了。 第二天早上,我把地球探测器失踪的事在K站向津矢中尉报告。 “这么重大的事情,为什么不马上报告?”津矢中尉敲打着顶棚喊道。 “没有别的什么理由吗?好,你们三个人在这里做地震预测的作业,我去基地调查部,地球探测器是海底舰队的宝贵财产,不能就这样被偷走!”说完,津矢中尉就出去了, 这的确是件大事,地震探测器韵被窃,意味着原来极端秘密进行的地震预测工作将会泄露出去,招来许多麻烦啊。 津矢中尉回到K站时,神情黯淡。他用锐利的目光扫了我们一眼,说道:“好吧,调查工作交给基地的调查部了。你们的地震预测做出来了吗?给我看看。” 津矢中尉把我们韵地震波测定图都收去了,一张张地仔细检查着。他手头同时有一张标准的地震波测定图。津矢中尉用标准图比较了我们的图后,说道:“正确的预测来自正确的观测,很好,” 说完,他把图还给我和哈雷。然后转向波普说;“我不同意你的计算,你预告海底城市卡拉喀托今天21点会有震度2级的地震发生,是这样的吗?” “是的。”波普面不改色地答道。 “但是,根据K站的标准测定,并没有那样的地震。你是怎样得出这种预测的呢?” “从观测机械显示出的数字,震源在海底城市卡拉喀托东北偏北32公里的地方。热流……。” “好了,你读出的热流数字也和其他的不同。对不起,因为这个地震预测,不能发给你外出准许证。”“但是,中尉先生……” 津矢中尉冷冰冰地说:“进行准确的地震预测是你们的任务。不能彻底完成任务,是没有资格得到外出准许证的,解散!” 回到基地,我和哈雷赶紧去洗了个淋浴。然后穿上红色制服,击哈利士军士处领取外出许可证。 啥利士军士正在书桌旁边接电话,“是,是,明白了。” 放下电话,哈利士军士神情激动地对我们说:“你们知道波普在哪里吗?” “可能在宿舍吧。来,哈利士,给我们外出许可证。”哈雷说。 “请稍等一会。津矢中尉刚刚来电话,说要波普负责特别工作,要他在20点时到K站联络。只是,波普不在宿舍。” 哈雷和我面面相觑,我们很快明白,所谓要波普负责的特别工作指的是什么,20点是波普预测发生2级地震的前一小时。 或许,津矢中尉打算在波普预测发生地震的时刻,让波普到K站去体验一下他弄错的预测吧。 但是,波普却失踪了。 “波普的外出许可证也不见了。”哈利士军士说。 “你们在外出之前,还是先找波普好些。如果你们彻底完成任务,津矢中尉会是一个很好的长官,但如果你们忽视了任务的话,那谁也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!”说完,哈利士军士把外出许可证交给我和哈雷。 “这家伙,不请假就私自外出!你准是知道的!”哈雷叫喊道。 我勃然大怒,大声道:“去你的!波普是优秀的准尉,难道会做这种事吗?” “那么,波普在哪里?”哈雷反问我。

我耳朵嗡嗡直响,挣扎着起来,不知是谁抱起我的头。我睁开眼,看见那个中国人满是皱纹的脸。他确认我巳清醒时,又温和地把我的头放在地上。 我一边惑受着身体伤痛,一边再一次试着挣扎起身,这时,中国人已经无影无踪了。海底舰队的卫生员赶过来问道:“没有受伤吧?” 卫生员正要检查我身体,忽然广播器里传出紧张的声音:“地震警报!地震警报!所有的安垒壁、安全门、安全铁闸全都关闭,全市戒严!” “不要紧的。”卫生员说遵,从我身边站了起来,去寻找其他的受伤者。 大约过了一阵,广播器又一次播音:“没有危险。海底城市只受到轻微的损害。只有二、三个人受轻伤,所有的安全装置括动正常。在警报解除前,大家请留在屋里!重复一次,警报解除前,大家务必留在屋里!一般市民禁止道路通行。” 两个钟头后,警报终于解除。但我的外出时间已经不多,不能再去追寻那中国人了。 不过,这一次的地震却让人感到意外,因为,除了波普·埃斯柯之外,准也没有预测到。 我满腹孤疑地回到基地宿舍。我想见波普。 我原来准备等波普从K站回来后睡觉,但由于头痛,加上市内转了半天,十分疲劳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 唾醒时.看到波普的床依然空着。其实,波普在我睡觉时回来过,睡了一会儿,在我醒来之前,又出去了。 哈雷坐在对面的床上,十分奇怪地望着我。 哈雷吃吃地窃笑起来,说道:”给我情报哟,吉姆。你和你伯父都把我们给骗了!” “什么意思?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 我从床上起来,穿上衣服独自一个去饭堂。 吃完饭回到宿舍.波普已先回来,哈雷正用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波普。 我不想在哈雷面前问波普有关中国人的事,只说了一句:“波普,你回来就好啦!” “吉姆,我的事情用不着体操心。“波普小声地说。 “我怎能不操心昵?假如津矢中尉发觉你私自外出,他会怎么样呢?” 哈雷再次质问若有的所失的波普:“你怎样得到昨夜地震的情报?快讲给我听!” “没什么情报,我把观测机械显示的数据和预测地震学原理结合一起,至于地震是否会如我预测的那样发生,我自己也完全没有信心。”波普固执地说。 “但是,没那么巧合吧?算啦,姑且信你一次,不过,吉姆……” 哈雷转过头来向着我,继续说道:“昨夜地震之后.我和父亲谈起有关这次的地震预测。父亲说,假如能够正确预测这次地震,就可能赚到数以百万计的美元了……” “这个我明白。不过,就赚钱方面说,假如有人得到正确地震预测情报而又操纵股票的话,就能够赚大钱。事实上,父亲说昨夜的地震已经使人赚了大钱,”哈雷窃笑起来,指着我说:“你想明白的活,可问古姆,叫他讲讲他伯父的事。” 我愈来愈糊涂了,为慎重起见,我决定问个清楚。 “是我伯父斯图特亚·伊甸的事吗?不过,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。你们难道是说我伯父在过个海底城市吗?” “我不知道你伯父在哪里。不过,从我父亲那儿得到一些有关你伯父的情报。实际上,昨天,你伯父的代理人在服票交易所大量抛售股票。这是因为你伯父知道今天股票大降价,也就是说他掌握了昨夜地震的情报。对于体伯父来说,这次地震是价值百万元的地震呢。” 但是,伯父会利用灾害来赚钱吗?这种事简直使人难置信。 “告诉我,吉姆,你的伯父在哪里?在海底城市卡拉喀托吗?” 哈雷纠缠不休追问,我只能尽自已所知回答;“应该是在海底城市马里尼亚……现在不知道在哪里。” 哈利士军士进到宿舍直截了当地说:“伊甸准尉,津矢中尉命令你八点整到K站。我看了看表,马上就要到八点了。” “快跑吧!”哈利士军士大声说。不过,我没有立即走出宿舍,津矢中尉叫我去做什么呢?从老军士被海风吹得黑红的脸上,什么也看不出。 哈利士军士把视线转移到波普身上:“昨天,你的外出证失踪了,对这点,你打算怎样解释?” “可我的外出证已经找到……” “是找到了。不过,外出证失踪的时间你在哪里?你拿了外出证使用,然后把它放回,难道不是这样的吗?” 无论哈利士军士怎样严厉地逼问,波普都毫无惧色,眼睛眨也不眨一下。我倒想看看波普为摆脱这个场面怎样说谎。 “快点士吧,吉姆,时间娃珂i等人的!” 被哈利士军士一吆喝,我急忙往K站赶。 在海底地下三千公尺的地震观测所里.津矢中尉面对着墙壁上的地图,口中不停地发着牢骚。不久,他发觉我来到,转身来对我说;“你在昨夜的地震中受了伤吧?” “没什么,一点点擦伤。“ “那就好。”津矢中尉点点头说。 津矢中尉仰望着顶棚说:“海底城市卡拉喀托算是幸运的了。如果发生像海底城市南西诸岛邢样的地震的话……”他摇着头说:“你没能预测到昨晚的地震,我也没能预测到。但,波普·埃斯柯却预测到了。” “是的”。 “你很了解波普·埃斯柯这个人吗?” “对,他是我潜水军官学校的好朋友,” “那么,你认为波普是怎样预测到昨晚的地震的呢?J’ “不知道。”我回答。 忽然间,津矢中尉又转变了话题!“你认识耶稣教会的地震学家,泰罗神父吗?” “在潜水军官学校见过面。” “那么,泰罗神父对这一带最近要发生一连串地震的说法你知道吗?” “嗯,嗯,不过……”我结结巴巴地说, “泰罗神父认为这一连串的地震是人工搞的。那个人……大概为了得到股票交易的利益而干!关于这一点,你怎么看?” 我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可能有那样的事!” 津矢中尉点点头道:“不过假如有人有意要干的话,是口】U办到的。正如泰罗神父所说,你的伯父很可疑。当然,我相信你对我们海底舰队的忠诚。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高兴,我都可以给你特别的外出许可证,我要说的就是这些,你可以回去了!” 怎么回事! 我心烦意乱地走回宿舍。 在宿舍里我不能不想起波普交给中国人类似地探测器的东西;也不能不相信哈雷说的有关伯父代理人的事,以及泰罗神父所说伯父遇难的话。 不过,伯父是我唯一的亲人,波普是我生死与共自勺朋友,假如怀疑这两个人,我也就完了。 我决定不要津矢中尉发的特别外出许可证,不再扮演密探的角色。我一定要等波普给我满意的解释。 在宿舍里,哈雷和波普在检查装备,我也打开自己的铁柜。我故意把伯父的相片散落在地上.哈雷捡起来看着签名。 这时候,波普无意中唠叨了句:也许在这个海底城市……” “你说什么?”我不由得看着波普说。 “不,其实我是说……”波普赶忙辨解道:“我好像见过斯图亚特·伊甸先生。大概是别人,只是相貌相似……” 不过,我清楚地感觉到波普是在隐瞒着他了解的伯父的事。 于是,我改变主意,走去向津矢中尉要求特别的外出许可证。

本文由幸运赛车计划发布于网站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海底舰队

关键词: